中国半导体网 - 专注于半导体产业的资讯传播和产品的价值创造 !

商业资讯: 技术创新 | 企业动态 | 热点快报 | 人物专访 | 市场分析 | 行业动态 | 应用天地 | 专题报道 | 展会新闻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专题报道 > 半导体的未来 | 摩尔定律极限重启半导体产业

半导体的未来 | 摩尔定律极限重启半导体产业

信息来源:bandaoti.biz  时间:2019-02-15  浏览次数:134

摩尔定律还能继续,有技术为证!

摩尔定律已阻碍计算机的发展,可模拟人脑的神经形态芯片是方向摩尔定律的奇点效应:从面向计算的CPU到面向智能的TPU

从摩尔定律到“消失”的计算机

郭光灿院士:摩尔定律的终结与量子计算机的诞生

到2021年,晶体管体积将停止缩小

摩尔定律失效 我们还有什么方法让计算性能暴涨

摩尔定律走向终结  计算的未来会是什么?

想要延续摩尔定律?自组装技术来帮忙

《自然》杂志:摩尔定律这次真得到头了!

摩尔定律失效后 芯片的未来将会怎样?

IBM利用碳纳米管取代硅晶体管 拯救摩尔定律

摩尔定律死亡?权威报告:2021年芯片只能向3D转型

硅谷王川:摩尔定律还能走多远?

摩尔定律的黄昏,十大方向带来计算行业的黎明

硅谷见证摩尔定律的50年

摩尔定律50年:颠覆才刚刚开始

打破摩尔定律:光学超材料引领芯片革命

吴甘沙:摩尔定律对创新的三大启示

大咖说|半导体的未来

来源:大国重器,作者:本征

这是一篇对器件和系统国际路线图(IRDS)负责人的采访内容。

负责器件和系统国际路线图(IRDS)的IEEE重启计算计划的共同主席,IEEE Fellow,Conte 表示,“我们正处在历史转折点,它非常不同、非常多样化,未来不会再存在半导体行业了。

问题是,我们是否有其他技术可以投资帮助应用领域向前发展?”

IRDS曾设置了9个研究小组,于今年三月份完成并发布了第一批白皮书。最完整的白皮书来自于“拓展摩尔定律”小组,该小组研究了如何实现新一代更小晶体管的功能。Conte表示,“很明显,未来10-15年我们仍有很多个CMOS节点需要跨越,我们仍要追踪CMOS路线会发生些什么。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只追求晶体管的发展令计算速度更快,而是还要做些不同的事情。”Conte表示集成电路的发展路线比较清楚,通常应该是跟随闪存的进程,并构建三维单片芯片。

IRDS研究小组

这些所谓不同的事情将由“超越CMOS”小组负责研究,旨在寻找非CMOS技术来提高系统性能。

第三个IRDS小组聚焦包括接口技术在内的系统外部连接内容研究,如未来系统需要的光子互连技术。Conte表示,“系统外部连接小组是一个很重要的小组,也是我们与IEEE 5G路线图团队的接口。”

还有另外两个IRDS小组:系统和架构、应用程序基准。Conte表示,“这两个小组对IRDS也同样重要。”

系统和架构小组确定了4个重点系统:数据中心、移动手机和平板电脑、物联网周边设备、网络-物理世界的控制系统(包括自动化、机器人和汽车系统等)。

应用程序基准小组任务是预测关键应用程序,量化它们的性能如何演变,并确定可能阻碍其进展的障碍。例如,特征识别就属于该小组研究范畴,它是机器学习的一项重要内容。

IRDS路线图背景

随着器件尺寸的缩小,新的CMOS工艺节点的芯片功率密度却保持不变,ITRS意识到其制定的长期路线图需要重新思考,并制定了ITRS 2.0。Conte表示,“ITRS 2.0是在尝试由上至下的方式考虑系统级别和器件级别路线。”结果是除ITRS的五大赞助商外都很欢迎ITRS 2.0,结果导致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等ITRS 2.0的赞助商退出路线图工作,而由IEEE进入接管该工作。

IRDS路线图参与方

IRDS路线图由产业界、政府和学术界共同制定。IRDS仍将保持国际半导体技术路线图(ITRS)的工作模式,每隔一年发布一个新的15年路线图,并每年更新。

Conte表示,产业界更关心解决眼前问题,没有精力来调查未来15年可能或可能不会发生的事情。相比之下,学术界更感兴趣解决一些有挑战的长期性问题。美国的国家实验室和欧洲的微电子中心(IMEC)则处于产业界和学术界中间,扮演桥梁角色。

IRDS合作者来自美国、欧洲、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Conte表示,“目前中国大陆还没有参与进来,我们并不反对,只是还没有建立联系。”Conte相信,中国大陆的加入会非常有利于路线图的发展。

如何认定IRDS工作是成功的? 

“较好的预测15年发展情况,确定可能存在的障碍。”

IRDS由IEEE成立于2016年,接管了由全球五大领先芯片制造商共同资助的ITRS的路线图制定工作。

Conte说,“ITRS是一个由下至上的路线图,由半导体产业界推动,从器件层面出发,并没有走到更高层次。”

摩尔定律极限重启半导体产业

来源 :eettaiwan,编译:Susan Hong

尽管摩尔定律无法再以相同的步调前进,但芯片、系统和软件技术仍将持续进展…

业界所预期的“摩尔定律”(Moore’s Law)极限,将是推动半导体与电脑产业转型的开始。这是日前在庆祝“图灵奖”(Alan Turing award)50周年纪念活动上的一场专题讨论中业界专家们发表的看法。

尽管摩尔定律无法再以相同的步调前进,但芯片、系统和软件技术仍将持续进展。与会的专家们补充说,如果没有明确的CMOS缩缩替代方案,半导体产业和系统产业可能会形成封闭的孤岛。

史丹佛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第10任校长John Hennessy说:“摩尔定律是指电晶体的密度每18个月增加一倍,这已经持续了25年,但是从2000-2005年间开始逐渐放缓到间隔两三年,最近更演变为每隔四年倍增一次,因此,业界正逐渐走向我们所预期的半导体技术尽头。”

CMOS微缩“并未结束,只是暂缓”?

另一种相关的观点——Dennard Scaling,强调的是对于能量的需求将随着芯片微缩而减少。Hennessy指出,Dennard Scaling定律“已经发展10-15年了,开启了快速转向多核心处理器的暗硅(dark silicon)时代。”

事实上,摩尔定律是有关经济学的观察,而不是实体定律。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系统专家Margaret Martonosi认为,问题在于是否能找到另一种像CMOS一样带来投资报酬率的实体面。

在微软(Microsoft) Azure云端服务部门负责FPGA加速器的工程师Doug Burger表示,“摩尔定律是有关密度微缩的速率,但我们正以一种可预测的速度走向尽头,再经过几个世代就会达到实体极限了。”

Google TPU加速器研发团队主管Norm Jouppi说,“我认为CMOS微缩还有几年的时间。在未来十年内还将持续看到一些相关应用的性能提升,但其他的应用可能趋缓。”

Jouppi讽刺地说,业界仍在否认有关摩尔定律极限的事实,就像英国喜剧团体Monty Python知名喜剧“死掉的鹦鹉”(Dead Parrot)中的店家所说一样——鹦鹉“并没死掉,它只是在休息”。

DRAM最先发展到极限?

Hennessy指出,DRAM可能是最先发展到极限的主要元件。而其结果“将导致整个生态系不均衡,”Burger认为。

为了克服DRAM形成存储器缺口的挑战,Jouppi认为“垂直NAND是最有力的解决方案”,但还必须进行多方面的投资。

快闪存储器(Flash)一开始是以数字相机的储存应用之姿出现。微软(Microsoft)杰出工程师暨麻省理工学院(MIT)兼任教授Butler Lampson指出,如今,介面技术已大幅改善了,但“仍然缺少最佳的快闪存储器运算介面”。

不管接下来还会出现什么,Burger认为:“后摩尔定律(post-Moore’s law)时代的新典范将大幅改变…从现在起的20年,产业将发生前所未有的转变。”

尽管晶圆厂的成本上涨导致芯片制造商间发生前所未见的整并,“只要我们有三、四家稳定的业者,就能存在良性的竞争,”Jouppi强调,“就像iPhone的需求带来许多市场压力。”

Burger和Jouppi都预测“特定领域的架构”将会增加,从而为特定市场带来最佳表现。Burger认为这一趋势将带来‘Franken-systems’,“……但业界已经发展得够强大,足以适应这个趋势。”

Hennessy问道,如果电脑产业回到从芯片到应用都由同一家公司来做的垂直整合时代呢?就像苹果(Apple)正朝这个方向前进,而Google似乎也会遵循同样的道路发展。

尽管如此,Jouppi说:“还有一些其他架构正快速成长,有些是由芯片供应商以及一些由云端供应商实现的。”。

不过,在统一几种指令集后,是否会有一些新的处理器公司出现?专题讨论成员之间的看法纷歧。Hennessy说:“芯片设计需要极其复杂专业的技术,因此,几家公司之间的处理器设计人员联手极具价值。”

新的介面和量子应用需求

摩尔定律缓步走向尽头,也破坏了软件开发人员在芯片(指令集架构)中隔离的策略抽象层。现在需要新的电路板介面,或许是为了较大的垂直市场,但实际上应该是什么目前还不得而知。

利用指令集架构(ISA),软件开发人员可以“进行相对较小的更动,”但是,Martonosi说:“目前在智能手机处理器上已经有大约6个ISA了,一半的SoC面积则是不带ISA的加速器。”

她表示,新的架构和工具库有助于填补这一差距,但是他们创造的系统“难以验证和确保可靠性...这将会使情况变得更糟糕”。她补充说,如果特定市场的系统开始定义自己的介面,将会需要新的设计流程以及能开发堆叠芯片的工程师。

Burger说,云端运算的工作负载仍然多样化。云端供应商也拥有数百万家的客户,“即使是大型公司运用了我们1-2%的服务器资源,也可以每周或每月更新——但这对FPGA来说还是太快了。”他强调,所谓的可编程芯片“仍然太难以编程”。

专题讨论的专家们认为,摩尔定律的式微,造成业界对于更高效软件和通用处理器的迫切需求。

Jouppi说:“我希望未来能进一步改善软件和硬件,业界过去在这两方面的态度不够积极,而且还有空间以及足够的时间提升效率。”

“或许无法再像摩尔定律时那么好了,但是在应用程式、演算法和硬件方面都还有改进的空间,”Alto投资公司之一的Lampson指出。

多年来深入这一领域研究的Martonosi表示,长期以来,没有任何可取代摩尔定律的有力解决方案,但量子电脑看来颇具发展前景。

Martonosi说:“从实体的观点来看,好消息是[量子系统]非常接近现实。在最近的一、两年内就能实现一个50-100量子位元(Qbit)的机器,而且还有人能为其编写程式,使其为经典系统提高速度。”

截至目前为止,坏消息仅止于几种已知系统的较小应用。她补充说:“如今在广泛应用中所需的量子位元数以及我们能打造可靠的系统数量之间存在着巨大差距……而未来谁将会购买这些数千量子位元的系统以及针对哪些应用,目前仍不明朗。”

“我们将着手打造量子电脑,但应用于解决哪些重大的问题——这都还有待观察,”不过,Burger指出,他已经注意到未来将有更多基于蛋白质途径的可编程生物学研究了。

(参考原文:Moore’s Law’s End Reboots Industry,by Rick Merritt)

一网打尽系列文章,请回复以下关键词查看:

创新发展:习近平 | 创新中国 | 创新创业 | 科技体制改革 | 科技创新政策 | 协同创新 | 成果转化 | 新科技革命 | 基础研究 | 产学研 | 供给侧

热点专题:军民融合 | 民参军 | 工业4.0 | 商业航天 | 智库 | 国家重点研发计划 | 基金 | 装备采办 | 博士 | 摩尔定律 | 诺贝尔奖 | 国家实验室 | 国防工业 | 十三五 | 创新教育 | 军工百强 | 试验鉴定 | 影响因子 | 双一流

预见未来:预见2016 | 预见2020 | 预见2025 | 预见2030 | 预见2035 | 预见2045 | 预见2050 |

前沿科技:颠覆性技术 | 生物 | 仿生 | 脑科学 | 精准医学 | 基因 |  基因编辑 | 虚拟现实 | 增强现实 | 纳米 | 人工智能 |  机器人 | 3D打印 | 4D打印 | 太赫兹 | 云计算 | 物联网 | 互联网+ | 大数据 | 石墨烯 | 能源 | 电池 | 量子  | 超材料 | 超级计算机 | 卫星 | 北斗 | 智能制造 | 不依赖GPS导航 | 通信 | MIT技术评论 | 航空发动机 | 可穿戴 | 氮化镓 | 隐身 | 半导体 | 脑机接口

先进武器:中国武器 | 无人机 | 轰炸机 | 预警机 | 运输机 | 战斗机 | 六代机 |  网络武器 | 激光武器 | 电磁炮 | 高超声速武器 | 反无人机 | 防空反导 | 潜航器 |

未来战争:未来战争 | 抵消战略 | 水下战 | 网络空间战 | 分布式杀伤 | 无人机蜂群 | 太空站 |反卫星

领先国家:俄罗斯 | 英国 | 日本 | 以色列 | 印度 

前沿机构:战略能力办公室 | DARPA | Gartner | 硅谷 | 谷歌 | 华为 | 俄先期研究基金会 | 军工百强

前沿人物:钱学森 | 马斯克 | 凯文凯利 | 任正非 | 马云 | 奥巴马 | 特朗普

专家专栏:黄志澄 | 许得君 | 施一公 | 王喜文 | 贺飞 | 李萍 | 刘锋 | 王煜全 | 易本胜 | 李德毅 | 游光荣 | 刘亚威 | 赵文银 | 廖孟豪 | 谭铁牛 | 于川信 | 邬贺铨 |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半导体网证实,仅供您参考